配资期限金冠电气一年两祭重组大旗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  • 来源:信托3210配资-股票配资公司_专业炒股配资网站

  几大机构收购前突击入股标的公司,获益颇丰,标的第一大客户也存在流失风险,而金冠电气上市一年业绩变脸,大股东持续质押。

  本刊记配资期限者 李超/文

  6月16日,金冠电气(300510.SZ)发布收购预案,拟以发行股份配资期限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,作配资期限价14.76亿元,收购辽源鸿图锂电池隔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鸿图隔膜”)100%股权。

  上市刚满一年时间的金冠电气,资本运作十分频繁,2016年11月,登陆资本市场半年,其就抛出了一份并购计划,拟以15.04亿元收购南京能瑞自动化设备股份有限公司的100%股权,由电力网柜业务切入到新能源汽车充电桩领域,其IPO首发募资不过2.68亿元。

  对于本次交易,上市公司表示,新能源汽车和锂离子电池前景广阔,隔膜材料市场需求与产量同步扩容,通过本次并购,将强化金冠电气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板块的实力,形成优势互补,增强上市公司持续盈利的能力。

  尽管对于本次交易不吝溢美之词,但《证券市场周刊》记者发现,几大机构在标的公司并购前突击入股,获利颇丰;由于第一大客户与标的竞争对手结盟,还存在大客户流失风险;而上市公司IPO不久便频繁融资的同时,其大股东也持续进行着股权质押。

  机构突击入股

  截至评估基准日2017年4月30日,鸿图隔膜账面净资产2.87亿元,预估值为15亿元,预估增值12.13亿元,增值率421.95%。

  鸿图隔膜主营锂电池隔膜的生产与销售,2016年1月挂牌新三板。

  2017年3月,也就是本次并购预案推出前,鸿图隔膜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引入多名机构投资者。

  根据预案,2017年3月底,鸿图隔膜先后与英飞尼迪、怡珀新能源、国科瑞华、国科蓝海、捷煦汇通、长润新能、国科正道以及自然人王莹和柴梅娥,分别签订《股份认购协议》,约定每股发行价格为18.43元。

  其中,英飞尼迪、国科瑞华、怡珀新能源和国科蓝海四家机构分别认购326万股、266万股、163万股和163万股,认购金额分别为6000万元、4900万元、3000万元和3000万元。

  捷煦汇通、长润新能和国科正道三家机构分别认购82万股、54万股和5万股,认购金额分别为1500万元、1000万元和100万元;自然人王莹和柴梅娥分别认购16万股和11万股,认购金额分别为300万元和200万元。

  预案表示,截至2017年4月11日,鸿图隔膜已收到9位投资者认缴款2亿元。

  不难发现,评估截止日前,来自机构投资者的募资不但大幅增厚了鸿图隔膜的账面价值,降低本次并购增值率,同时也使得这些突击入股者获益颇丰。

  预案显示,本次交易,英飞尼迪、国科瑞华、怡珀新能源、国科蓝海、捷煦汇通、长润新能和国科正道七家机构的对价全部以股份方式支付,获得上市公司股份的对应金额分别为9560万元、7808万、4780万元、4780万元、2390万元、1593万元和159万元;而自然人王莹和柴梅娥则获得478万元和319万元的股份对价。

  通过本次交易,上述机构和自然人获得股份总对价为3.19亿元,也就是说,通过突击入股,短短几个月,实现了50%的增值。

  而在这场资本盛筵中,鸿图隔膜原股东更是获益颇丰,大股东张汉鸿持有标的59.81%的股份,不仅获得6.49亿元的股份对价,还收获2.78亿元现金;共青城百富源鸿图投资管理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持有标的9.35%的股份,获得8692万元股份对价和5795万元现金;吉林天馨持有标的8.09%的股份,获得7362万元现金;自然人李小明则通过持有标的0.78%的股份,获得725万元股份对价和483万元现金。

  百富源同样是在本次并购前突击入股标的。2016年11月11日至29日,其通过股转系统,分五次共买入461.5万股鸿图隔膜股份;自然人李小明则是在2016年12月2日通过股转系统获得标的38.5万股。

  预案中没有披露百富源和李小明的交易成本,根据鸿图隔膜2016年11月12日在新三板上公告的一份《权益变动报告书》,其部分股份增持均价为13元/股,如果全部按照这个价格计算,百富源和李小明的股权成本分别在6000万元和500万元,该部分股权在本次交易中的对价分别为1.45亿元和1209万元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百富源普通合伙人为共青城百富源睿鸿投资管理合伙企业,后者的普通合伙人又为自然人陈学俐,陈现为深圳市前海百富源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,“前海系”在本次交易中充当着何种角色呢?

  大客户恐流失

  预案显示,2015-2016年及2017年1-4月,鸿图隔膜营业收入分别为6579万元、1.07亿元和3575万元,净利润分别为293万元、2320万元和766万元。

  报告期内,标的第一大客户均为天津力神电池股份有限公司,销售收入分别为2073万元、4070万元和1981万元,占总收入比分别为31.51%、38.06%和55.41%。

  《证券市场周刊》记者发现,天津力神正在积极开拓上游隔膜供应商,可能对鸿图隔膜未来业绩带来负面影响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2016年6月,经天津高新区引荐,天津力神与汇安汇(天津)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,双方将整合各自企业的战略资源和相关业务内容,在动力锂电池隔膜领域开展合作。后者的天津锂电池隔膜项目2014年5月落户天津高新区,由北京汇安汇科技有限公司投资15亿元建设,计划建成国内产能最大的湿法工艺锂电池高端隔膜生产项目。

  鸿图隔膜在新三板中发布的2016年年报中表示,其2012年以来致力于高端湿法锂离子电池隔膜的研发生产,目前公司主要产品为高端电池湿法隔膜。也就是说,汇安汇产能一旦释放,将与鸿图隔膜产生直接竞争。

  年报中同时表示,报告期内行业毛利率水平相对较高,现阶段低端隔膜产品因竞争激烈导致价格下降,而高端隔膜产品的价格仍保持相对稳定,但国内湿法隔膜生产厂商扩大产能,新建生产线,干法隔膜厂商也开始逐步进入湿法市场,一旦产能释放,进入市场势必造成市场竞争加剧。

  《证券市场周刊》记者发现,尽管鸿图隔膜表示其主要产品为高端系列,但与同行业相比,在毛利率上却并未体现出技术带来的溢价优势。

  年报显示,2015年和2016年,鸿图隔膜锂电池隔膜产品毛利率分别为43.81%和52.89%,毛利率增长原因为产销量增加,单位成本下降,同时节能降耗效果取得初步成效。

  2016年,星原材质(300568.SZ)锂离子电池隔膜业务毛利率达到61.70%;2015年和2016年,沧州明珠(002108,股吧)(002108.SZ)锂离子电池隔膜业务毛利率则分别达到68.03%和63.61%;而创新股份(002812.SZ)正在筹划并购的上海恩捷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在2016年和2017年1-4月,毛利率分别达到了61.39%和64.31%。

  从毛利率指标来看,在市场竞争中,鸿图隔膜显然并不具备优势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早在2016年上半年,诺德股份(600110.SH)就先期与鸿图隔膜筹划资产重组,但最终终止该计划,鸿图隔膜给出的原因为“在对交易方案的细节洽谈过程中,双方未能最终达成一致意见”。

  大股东持续质押

  上市一年,在不间断并购下,金冠电气也在持续进行着股权质押。

  金冠电气第一大股东为自然人徐海江,持有上市公司7840万股股份;第二大股东为南京能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,持有上市公司2304万股股份,为前次并购新晋股东;第三大股东为自然人郭长兴,持有上市公司1660万股股份。徐海江和郭长兴系亲属关系。

  2016年11月25日,徐海江质押1260万股股份,在2016年12月13日和12月26日,其又先后质押350万股和800万股,到2017年3月13日、5月8日和5月26日,再次先后质押880万股、485万股和427万股,总共质押4202万股,质押率54%。

  而郭长兴则在2016年12月13日和12月26日,分别质押105万股和320万股,随即又在2017年5月11日和5月24日,分别质押88万股和312万股,总共质押825万股,质押率同样接近50%。

  在急于质押的同时,金冠电气业绩也在上市后出现变脸,2017年一季度,其营业收入6234万元,同比增长27.22%,但是净利润仅为490万元,同比下降17.22%。

  上市公司在一季报中表示,因市场竞争加剧、产品供给增加、客户招标政策调整等因素,产品售价随之调整,未来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存在下降风险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徐海江和郭长兴质押所得资金用途除少量为生产经营外,均为个人投资。

  对于上市公司,大股东还有多少诚意?